班雅明:不是詩人卻詩化地思考

1940年9月26日,為了逃離納粹黨追捕的他,於法西邊界波爾特沃注射過量嗎啡自殺,翌日身亡。有人只視他為馬克思的超級支持者,但其實他的思想還包含了眾多元素:猶太神秘學、美學理論⋯⋯他既是個哲學家,同時也是個文學批評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形容他「不是詩人卻詩化地思考」。


班雅明屬於法蘭克福學派(The Frankfurt School),這個思想體系的一個重要母題是對現代性與資本主義的批判。承襲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遺產,法蘭克福學派也闡述商品拜物教(commodity fetishism)的兩面性:一方面,商品拜物教的錯誤認識是以交易價格的特殊性來取代整體社會關係的普遍性,也就是說,商品本身的單一性質取代了社會關係的多樣性面貌;另一方面,將原初社會對崇拜(cult)性質藉由科技技術轉移到對商品的追求和崇拜上。


藉由商品拜物教,資本主義自成一格,成為人類的意識形態。而資本主義的宰制也因此在世界更加無遠弗屆,以無聊消遣的精神鴉片滲透到個體微觀的生活當中,使得個體必須完全地應付資本主義如時空大霹靂(the Big Bang)般的膨脹擴張,將所有精力仰賴應付之,使自己全然成為資本主義社會的一部份。


現在我們每天都面對來自科技一波又一波的衝擊,通訊與複製技術更無遠弗屆地為我們帶來洪水氾濫般的聲畫資訊,對我們的美學觀、藝術哲學及植根於人類視覺上的各種意識形態,帶來不可逆轉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或譯範式轉移)。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